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April 16

PGP依山而建, 实际上以山面为地板的”一楼”多数被标志成了B1和B2, 这些B1的屋顶连成一整片, 就是宿舍区的地面了. PGP是好大一片地方,  从一头走到另一头要不止一刻钟, 这么大片的至少多少平方千米的”地板”其实都是悬空架在山坡上, 想着会觉得很不可思议.

 买夜宵的café离房间好近, 最近逐渐开始利用起这项优势了. 出了走廊下半截楼梯就是. 大概一点不到的时候, 排队的人很多, 订叫了宵点便去外面等.

 偶尔在一两个没有车的晚上, PGP显得安静异常. 长明的灯火让夜里的宿舍群看起来精美得像艺术品. 而café的门正对着两栋楼之间的空隙, 几步远的地方一座旋转楼梯往下就是很暗的山坡, 连着出PGP后门去车站的路.

 隐约的风的声音, 细腻而柔软, 在肯特岗山脊暗淡而巨大的轮廓之后. 又像是在面前好近的一栋栋楼宇间微微存在着, 在高高的夜幕与阑珊的灯火中某个看不清的地方.

 长明的灯火像是种许诺,像是每次回到家门前总能看到屋里亮起的灯光.

远方空旷而模糊, 依稀的风声, 响起许多希望与憧憬.

 

只是一个安静的夜. 很久以前幻想的万壑松涛, 忽然想起那个风动,云动,还是心在动的故事.

或许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与安静绝缘, 总要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才会感觉安全, 像是一种安抚, 确认自己存在,并未曾遗漏什么.如果耳边听不到, 就会幻想出声音去填充它.

 所以会有了万壑松涛的期待, 当奔淌整个山谷的风声将人包围, 从身体上滚滚流过的时候, 或许可以彻底不用去幻想, 不用去多疑.

松涛后掩藏的是宁静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Jan 31

从1月过来的时候, 新加坡一直是风起的天气.

 

像孟夏一直欲雨的天, 一直略暗着, 在簌簌的风声中摇曳, 透过衣服, 穿过一街起伏的树冠.

夜里的时候, 开着窗, 也能有很凉的空气一缕缕若有若无地吹动着, 又想到初冬,晚秋,和许多别的地方.

 

武昌的江堤里外都种很大一片杉树林. 冬夜里也有很大的风. 晚上睡觉的时候, 虽然隔着两层窗户, 在窗沿用手指还是能感觉到窗外的冷气一丝丝地渗进屋里. 对比着屋里的暖气,就觉得很踏实, 睡得会更舒服. 窗外更远的地方, 杉树林巨大的黑影在夜风里波浪般起伏, 像一面遥远的屏障, 每每忍不住去想那之后的故事.

杉树是很古老的树木吧. 说起梧桐,槐树,白杨,旱柳, 多少能想到些吟咏它们的辞赋或是其中寄托的意象. 杉树好像很空白, 说起他们能想到的只有北美森林中皑皑白雪覆盖下的红杉, 或者是在介绍恐龙的图书的插画里. 四五层这样高大的躯干, 带着一定发生过但是却未知的故事, 就让人觉得它们很苍老. 冬日而褐黄的树身和满地褐黄的叶子, 好像一直在等着一场冰雨或是冻雪, 那种清寒的气氛才算完整.

 

孟夏的风像是水. 漱漱地流过一片街景,一座城市, 把所有的景物都润湿. 即使风停的时候, 它们也弱弱地摇摆着, 像是滴着水珠, 轻轻地摆动着, 发出听得见的和听不见的风声, 起伏.

这样, 即使未雨, 新加坡的一月也一直潮湿着.

 

坐在公交车143的二层, 去乌节的路上, 车道两侧的鸢尾都一直被吹得翻起白花花的叶背, 近乎要贴在花坛上. 椰子树弯弯的几乎要被吹到一起的扇形的叶轮. 忽然就想, 如果我知道了这座城市路边每一棵植物的名字, 是不是对它也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了解呢. 有人说,路边一种高大的树木其实是芒果, 又指着上面的果实. 看了很久才终于看到, 原来果实和树冠是一样的深绿色, 藏在其中就很难发觉. 仔细看的话其实还很多, 像吊坠的铃在潺潺的风中响着.

 

或许这也是岛国的季节吧.

 

原本是想, 今年每個月無論如何都要寫一點東西上來.一月的最後一分鐘開始動筆的, 也算吧. 只是到3點多, 困著想不下去了, 就這樣貼上來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Nov 15th

宿舍建在山岗上. 虽然住在二楼,其实和窗外不远处的公路在同一水平线上. 大概是住的低吧, 房间通风很差. 还不是雨季的时候, 总是把窗户尽量开大, 再把风扇打开再出门. 然而也会有忽然的天气变化让人措手不及. 雨天不关窗不会像在RIB一样让整张床淋透, 但桌子上的东西还是要遭殃. SHE专辑的歌词本就这样被泡得很不成样子.

最近一个月一直很忙, 也是一学期的作业拖到最后的结果. 半夜在桌前赶工, 忽然开始听见窗上噼噼啪啪像冰雹砸下来一样的雨声, 然后哗哗的雨声很快响在近处, 远处, 再连成一整片绵延.

算是到了新加坡的雨季吧, 大大小小的雨水绵绵了几周. 晚上趴在桌上翻作业, 并不是总能安下心来, 更多地是在维基这样的地方无意义地乱逛. 有时窗外夜归的车, 碾过雨水的声音, 在窗外正对的那个转角那里慢下来, 车灯透过雨幕, 转个弯, 慢慢地开下去. 也有夜很深的时候, 一人撑着伞, 把一个带着行李的人送上车, 再告别.

自从歌词本被淋过, 窗前的东西基本就被挪开了, 是否开着窗其实并没有所谓. 有一天关着窗睡, 第二天醒来发现窗上凝满了雾水. 窗很凉, 推开后外面的冷风就直刮进来, 景物还是一成不变的棕榈和草丛.

闲下来的时候, 忽然想起那个送行的场景, 又想起, 我这五年, 每一次夜里坐上出租车前往樟宜的情景又是怎样的, 那时的夜景是不是很静, 身后还亮着光的建筑里, 每个那时还没有离开的人在那时又在做着什么. 记得一个场景, 自己看着窗外, 车开过一座很短的跨过新加坡河的桥, 河岸漆黑的树木,远方灯火不繁华也并不萧条, 然后回过头来看到出租车暗却清晰的内里. 记忆就戛然而止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这一段不记得任何故事的片段,只是它就这样浮现出来, 让人无法去触碰. 

每次去往樟宜的路都像是离开, 有的是真的, 有的是假的. 有的时候无法确定分开了那么多次还总能见到的人, 却终于有一次再不可以.  每次凌晨睡眼惺忪的笑容与告别, 琐碎却反复地想起, 好像整个新加坡的夜色都融化于此.

写不下去了, 停在这里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4条评论

Sep 27

想罢, “星期”也是一个很浪漫的词, 如果把两个字分开重音念的话. 加贺谷须Kagaya的Celestial Exploring. 星空下如同阳光般柔亮的波影, 五彩而明亮的星河. 柔软而巨大的海波, 没有一丝皱褶. 海底宁静而洁白的古希腊的遗迹. 白日里它们隐去的时候, 也有夏色的岛屿, 永远如浅滩一样令人亲近的海水, 在脚踝下摇曳光影的砾石. 在隐没与明亮里流过时光. 如弯弓的新月, 在星空下起伏的海潮. 想年或许只是十二宫的轮回, 一个很漂亮的故事. 

喜欢那张浸没在海潮中的神庙, 加贺谷须从没有画完的印象. 月光透过丝绸般的夜海, 荡漾在巨石粗糙的轮廓上, 像闪烁着荧光. 宫崎骏的话, 一定会说这里有一个守护的女孩子. 与一只海豚, 在夜雨叮咛中轻巧地掠过一层层的石级与屋檐, 一圈圈的波纹在她身后的海穹上晕开. 月影中不见尽头的卫城的废墟, 她会在什么时候, 在哪里伫足?

<小人鱼>里有小人鱼的姐姐第一次浮上海面看到落日的描写. 以前抄进过作文里. 长大后很多才又开始喜欢这些故事.  

泉此方说, 人见面的时候总是希望听到别人说自己没变, 但是其实最想听的人都是变得最厉害.
 “你变了”只是一个委婉的借口吧.

看到过张小娴的句子, 
如果没有和你开始, 我会不会有另外的际遇. 不管会有什么结果, 我还是宁愿跟你开始, 因为我更想知道, 和你相爱的滋味. 

几个月前, 可能是看错, 看到" 寧願”的"寧"觉得里面有一个”必”字(其实是”心”), 小为汉字感动了下. 对张小娴那段话印象就格外深刻. 后来在某节lecture上面看到坐在前面一排的一个至今不知道名字的男生的laptop背景是他自己写的”宁静致远”, 宁里面是个心字. 回家自己确认了下, 发现是以前看错. 有些失望. 

9月27日写的东西, 一直觉得应该再补些什么, 先貼上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學習繁體字

原本以为Introduction To Chinese Study要用繁体,练习了一段时间的繁体字.

繁体字因为比划多,只是看印刷体经常看不清具体比划. 比如”禮”(礼)的右边和”豔”(艳)的左边看起来非常相似, 其实”禮” 右上是曲, 而豔左上则是一个”山”里面套两个”丰”. 我暂且靠网上下载的”方正硬笔行书繁体” 和”方正硬笔楷书繁体”, 在word 里面放大成初号字来参考怎么写.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baidu搜索下载这两个字体哈.

说实话, 方正硬笔行书繁体是相当漂亮, 不过更像是用来炫耀的字体,不像是真正为了书写方便的字体—基本从来不省略比划, 反而因为连笔要显示出来,加上不同笔顺,学起来比楷书还难. 写法上, “发”字的行书繁体写起来像是一个”业”下面一个”及”, 和”發”看起来是一点点也不像. 方正硬笔楷书繁体里面是很标准的”發”字. 

Ok…就在我正在打这篇东西的时候,我意识到原来那个像”业”加”及”原来很像个简体的”发”… 据说简化字方案部分出自于书法里常用的简写, 这大概是其中一个例子.

学写字也可以很消磨时间, 方正硬笔行书繁体里面部分字比如纖(纤)鐵(铁)蕭(萧)完全看不出来这个”行书”行在了哪里, 和楷书基本没有区别都是一笔一划写的.但是也有很多字结构很有意思, 比如 夏,憂,愛, 这一系列的字形和走笔. 对于女字旁, 在不同的字里也会有截然不同的写法, 比如”妻”, “始”, “如”里. 有的时候想模仿,就在南洋超市送的本子上不停地练, 就这样可以不知不觉过去五六个小时,感觉还不错.这个貌似代替曾经的wow成了现在最主要的业余活动, 虽然字仍然写得很烂,仍然不能把繁体塞进普通的A4纸一排的空间里.

网上能找到的真繁体字体实在是相当少. 叫”真繁体” 是因为 这两个方正都是伪繁体. 就是实际上输入简体, 把这几个简体字的字体设置成”方正硬笔行书繁体”, 这几个字看起来就变成对应的繁体字了. 如果真的输入繁体的话, 反而不在字库里面. 不过记了一段时间, 看台湾网站缺发现很多字和之前记的不一样. 根据Introduction to Chinese Study的老师提供的民国教育部字典网址查阅了下,大概原因无外乎二. 一是汉字简化有很多几个繁体简化成一个简体字的情况,所以这样看错别字很多. 二是繁体也有”异体字”, 这两个字体里面有相当多的字是异体字.

几个字简化成一个的,像皇后的”后”和背後的”後”. 算是比较好分辨的情况. “后” 只表示皇后, 所有方位有关的就是另外一个了. 还有”里”和”裡”, 前者只表示距离,后者表示方位. 麻烦一点的就像”于”和”於”. 这两个词特别是在文言里面用的特别多. “於”作介词有十个解释,”于”有六个,就相当难以记忆了.(伪繁体只会把所有的”后”变成”後”)

根据台湾教育部字典解释:

于: 介词 ㈣.至、到。淮南子˙原道:「以恬養性,以漠處神,則入于天門。」
於: 介词 ㈤.到、至。史記˙卷二十九˙河渠書:「於吳,則通渠三江、五湖;於齊,則通菑濟之閒。」唐˙柳宗元˙捕蛇者說:「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

然而这两个字很多时候还不能换着用
酷狗拼音输入法是一般能自动分辨用哪个字, 但自己写的时候就很难保证写对了. 我的懒人规律, 动词都用”于”, 介词统统用”於”. 

繁体字里面还有异体字. “裏”是”裡”的异体字. 如果台湾的”异体字”和大陆是一个意思的话, 这个就是说”淘汰字”或者”错别字”的意思了. “艶”是”豔” (即”艳”)的异体字, 然而酷狗打出来的是前者. “爲”是”為”的异体字, 然而酷狗可能用的是台湾教育部重修字典之前的用法, 这两个字用在不同的地方. 像“爲了”和“為什麽”. 介于我不知道酷狗具体的标准, 姑且还是认民国教育部的说法吧.

即使是最基本的,记字形也经常因为简体字的记忆而弄混淆.有些字例如”又” 觉得繁体应该不是这么写吧 (其实还是这么写), 有些字 “宝””艺”, 繁体和简体看起来很不像.看着看得懂自己写不会写.
 
总之总之这个由繁入简易, 由简入繁是难之又难啊,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Mar 25 杂记

在YCK也有一段日子了. 虽然一开始的几天很不习惯,时间长一点又喜欢起来. 
基本上还是过着每天一餐的日子. 曾经有下午受不了,跑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在YCK下坡那条马路中央,往一侧看到从很高的槐荫一样的树里簌簌落下的叶子. 像落花一样慢慢地飘下来,不密,也不停. 就这样一直飘着,在黑色而鲜艳的柏油上停下. 黄色的叶子,像樟树红色的落叶一样,并不是因为季节的关系而飘零. 所以黄色完整而漂亮, 也没有因为偶尔开过的车辆而被碾碎成一片片. 只是这样的叶子零零散散地点缀着能看到的所有地面, 就也不怎么显眼. 只有那些在天空的背景下,那些飘散的魔法的碎片,变成夏日倦懒的人声里唯一可以提点的风景.
有一套桌面壁纸,是暖秋傍晚的霞光照在铺满一地的落叶上. 还有公园里金色的栅栏与长凳. 因为取景太小而不喜欢. 印象里有一张照片,一条隐约的石板路,在秋日的落雨里穿过由巨大而整齐的红杉组成的森林. 地上贴满红黄与淡绿的叶影斑驳. 非常高大的红杉, 虽然是在很远的地方照的,青灰色的天空也只是在很少的地方从密集的枝叶间透出来. 再之后看到其他的叶景就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YCK Garden离住所很近的地方,有一片比较大的草坪,周围被木棉环绕. 草坪中央有一个亭子,往外有一片小孩子玩的playground,再往下是一片坡,与更大一点的草坪. 说是木棉,只是因为是这样被告知的. 其实是一种花瓣很细长的淡黄色的花. 在地上捡到一朵,大约是五片细长的花瓣从中央伸出来. 晚上整条街上有一种很淡的清香. 木棉应该是大红色的花朵,开满一整树,并且开花的的时候没有叶子. 不过姑且就用木棉称呼它了. 因为地方比较开阔, 看天空的视野也很清楚. 不管之前下过多凶的雨,晚上月亮总是很明亮. 看不到以往在RIB最显眼的猎户座. 云彩有的时候很低, 每时每刻都在飞快地飘动. 另一些时候在非常高的高空, 非常稀薄, 高高地盖满整个天穹. 靠近月亮的云层被照的更亮一些, 像一个套在天空的很大的薄薄的雕花玻璃蛋壳被外面的灯光照到一样.
或许三月适逢新加坡的雨季. 基本每天都有一两场雨水光顾.挂满雨水的草地与湿润的沙子. 前者可以被想象成露珠. 小学的时候会把头贴在地上,侧着看操场的草坪,草叶好像被放大成一棵棵树,上面蹦跳的各种小虫子就是各种居民,像是看童话. 不过现在这样的想象实在是做不出了,即便真的是露水,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欣赏的地方. 我用湿沙子堆桥玩,最基本也是最没有技巧的沙雕. 就是堆出一堆沙丘然后一点一点把中间下面掏掉.经常很大一个沙堆只挖出来很细小一座桥. 猫和老鼠里面有时候看到海边小孩子用一个锹一个铲子就做出一个城堡来,的确是非常敬佩. 时隔几年,自己技巧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忽然不想挖桥了,就把沙堆挖了一半算是个地堡. 把里面弄光滑一点. 在国内看动物节目,有一种蜻蜓还是什么的幼虫,在沙漠里面挖一个小坑,把大沙粒都甩到外面,里面都留些细小的沙子,自己藏在坑最下面沙子里面,会有昆虫比如蚂蚁,路过不小心掉进来,周围都是细沙子爬半天爬不出去就被它吃掉. 其实那个所谓的坑也就是一个普通乒乓球使劲摔进干沙子留下的坑那么大,能把虫子困在里面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我把这个地堡里面挖挖滑不知道有没这效果.
即使是住宅区,新加坡的夜景也比较赏心悦目.主要大概是新加坡的组屋区,走道都是靠外的,总是亮着灯.一条街上每一面楼都整整齐齐地亮着灯光,从远处看起来非常美观.
 
 
发表在 未分类 | 6条评论